xyz軟體王  xyz資訊工坊  xyz軟體補給站

下雨了,窗外迷濛的細雨舒緩的灑落, 風也流淌著,捎來了冬天歲暮的氣息。心思意念卻是非常平靜,在歷經喧囂與浮躁,去蕪存菁之後的寧靜清爽的感覺真好。

最近讀吳老師剖析白居易的<問劉十九>詩 :「綠螘新醅酒,紅泥小火爐。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老師說就好像電影鏡頭由實入虛,由近漸遠。

「綠螘」(螘與蟻同)是指新釀的米酒,在未過濾時,酒面上浮有一層酒渣,色微綠,細如蟻。「醅ㄆㄟ」,是指還沒濾過的酒。家裡新釀的米酒還未過濾,酒面上泛起一層綠渣,香氣撲鼻。嗜杯中物之人淺啜輕嚐,正巧瞥見牆腳燙酒用、紅泥製的小火爐,也已準備好了。酒是新釀的,爐火是旺的,正是酒濃情濃。此時乃輕輕轉出<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有酒有菜,獨酌不如共飲,看樣子快要下雪了,你能來與我分享美景與好酒嗎?

相信誰都希望有一天,能有一個人對你溫柔地說:「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然太早相遇,其實體會不出彼此靈犀相通之處,青春的激情對這種緩慢平淡根本看不上眼;晚些年才得以邂逅者,各自都已經遍歷人生況味,自有一番冷暖在心頭;更晚則彼此都曾經滄海難為水,似乎很難再為誰重啟帷幕吧 ?(其實我不知道自己在說甚麼?)

老師又講宋之問《渡漢江》詩云:<嶺外音書斷,經冬復歷春。近鄉情更怯,不敢問來人。>這是由虛返實,好像電影鏡頭由遠拉近。

http://shanwu1939.pixnet.net/blog

我很喜歡老師這兩首詩由實入虛及由虛返實的比喻。愛森斯坦曾藉助中國象形文字和日本俳句說明自己的蒙太奇理論,他提出所謂<蒙太奇句>(montage phrase)。引用松尾芭蕉<一隻烏鴉/棲在樹枝上/秋日的黃昏>,愛森斯坦似乎並不懂得中國詩詞,否則他可以援引元曲的<枯藤老樹昏鴉>。

很多人都曾指出張愛玲的【金鎖記】採用了類似電影蒙太奇式的手法,讓情境呈現多樣化的視覺。如七巧佇立在房裡臆想,她凝視鏡子,一走眼,情境依舊,但景物已更易。道盡了歲月流逝的傷情 :

<風從窗子裡進來,對面掛著的回文雕漆長鏡被吹得搖搖晃晃,磕托磕托敲著牆。七巧雙手按住了鏡子。鏡子裡反映著的翠竹簾子和一幅金綠山水屏條依舊在風中來回盪漾著,望久了,便有一種暈船的感覺。再定睛看時,翠竹簾子已經褪了色,金綠山水換了一張她丈夫的遺像,鏡子裡的人也老了十年。>

在這雨愁煙恨的歲暮,我癡癡地想著,也許可以用這樣的模式來描寫一個人,用以象徵生命的空虛和徒勞無功。

說是空虛和徒勞無功,實則自己很認真地生活著。在此塵世作客,我們往往習慣與外在環境妥協,少有對生命本質的探索;若直接面對自己的欲望與生命的呼喚,許多事情便都是枝微末節了。人的心理永遠都會記得某個始點,某些忘不掉的景象;也總是懷著一顆茫然的心、以不安的腳步探索著每一扇未知的門。在門後有驚嘆、哀傷、歡呼種種五味雜陳的滋味;生離死別更是以它獨特的方式不斷更替著。

人生猶如迷宮圖,我們尋著不可知的路徑,逐步展開那不可知的未來。絕大部分人都願意按部就班,但總也有人不願留在事件因果的長廊裡喘不過氣來,於是以episode的方式打開一扇又一扇的大窗以利呼吸解讀夢境該分析的不是夢的情節而是這個情節在個人生命中的象徵意義。眾所周知普魯斯特「追憶似水年華」岔題方式混淆了故事情節不斷游移在表象與象徵意義之間,就像一個盒子中又有一個盒子(a box inside a box)一般。世界的鏡像反射絕對是多重的,時間不斷流轉,我們駐足在現在時刻中,漫步於過去與未來的渡口間,如同站在石塊上向前瞭望,也向後回顧。

『吾人不應停止尋覓,但求旅途的尾聲能回歸到一切的起點,再度以徹悟之心擁抱它』by艾略特(T.S. Eliot)/

雨.gif 

 


xyz軟體王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花蓮民宿特惠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